被天子淩辱的黃蓉

為了換取皇帝對襄陽的援兵,黃蓉下定決心將肉體出賣給皇上。

終於在這一天,她按照朝廷的慣例,洗淨身子一絲不掛地由太監裹在棉被中往皇上寢宮而去。當日下午,黃蓉已在後宮管事太監教導下學習了對皇上陪寢所需的全部規矩,此刻她想到自己即將面臨的遭遇,既是忐忑不安,又是有一絲絲奇特的期待…

對中原武林第一美女垂涎已久的皇帝,此刻也特意服食了強力春藥,面對榻上全身赤裸的黃蓉,露出了志得意滿的淫笑。看著黃蓉毫無寸縷雪白無暇的軀體,皇帝只感到小腹下那滾燙的陽具此刻正處於一生中最堅硬的狀態,幾乎立刻便要破褲而出。

要知道當時女子多缺少運動,雖則肌膚吹彈可破者有之,但曲線玲瓏前凸後翹者極其稀少。黃蓉從小習武,不但肌膚滑嫩無比,那蜂腰翹臀所展現的驚人曲線更是當世少有,無怪見慣後宮女子的皇帝也要難以自持了。

黃蓉此時乃生平第一次全身赤裸地躺在另一個男人面前,實是說不出的羞辱和痛苦,恨不得馬上展開輕功逃出十萬八千裡去。此刻卻聽得皇帝冷冰冰道:「皇宮規矩,難道要朕親自教你?」

心中一寒,黃蓉立刻回想起下午所學的一切屈辱禮儀……

決心舍棄一切為浴血守城的丈夫換來寶貴援兵,黃蓉丟開了自己的尊嚴,照之前太監教導的,分開雙腿,雙手輕輕分開大小陰唇,露出裡面粉紅的陰道嫩肉,然後輕輕呻吟道:「請皇上享用賤妾的身體。」

說完這句話,黃蓉已是淚流滿面。從小高高在上聰明伶俐的她,何時做過如此屈辱的動作,說過如此淫賤的話語。然而此時此刻,她不得不放棄所有的一切去討好面前的男人。下午老太監對她說的話成了她此刻腦海裡唯一能回憶起來的東西:在皇上寢宮,你就是最下賤的妓女。

哪裡顧得上黃蓉的心思,早已欲火焚身的皇帝掏出硬如鐵棒的肉莖,毫無任何前戲地猛撲上去壓在蓉兒的身體上,狠狠地捅入了她粉嫩的肉穴中。

尚未濕潤的陰戶被暴虐地插入,黃蓉忍痛不住輕叫了出來,卻更是增添了皇帝的獸欲,猛地將身下女孩的雙腿大力分開推到腰上,將整個陰戶完全凸露在外,然後稍稍退出部分肉棒,看準穴口,死命一下捅入到底!

幾乎將身體撕裂一般的劇痛讓黃蓉美目圓睜慘叫出來,她那修長纖細的雙腿霎那間也如今痙攣般顫抖著。然而,這一切只是讓皇帝更加快意地在她的蜜穴裡大力抽插著……

饒是黃蓉曾修煉九陰真經上的易筋斷骨篇,全身骨骼肌肉無不隨心所欲,但女性最為敏感部位被如此暴力侵入,她也只能如同普通女性一般淒厲慘叫。雪白修長的雙腿無法控制地猛然夾緊,將皇帝的肉棒死死鉗住。

皇帝猛然覺得火熱的陽具突然無法抽送自如,身下嬌嬈的下體死死地收縮在一起,讓自己難以動作。要知道黃蓉從小習武,身體在劇痛之下帶來陰部肌肉的劇烈收縮,又豈是普通的三宮六院能夠比擬?

皇帝面色一沈道:「賤人,還不把腿分開!」

然而身下美女卻絲毫沒有反應,仍然是緊閉雙腿將皇帝的肉棒死死夾住,而美麗的臉上已經痛得扭曲變形。要知道此刻黃蓉正經受平生最大痛苦和恥辱,身體肌肉根本無法控制,更談不上迎合皇帝。

皇帝禦女無數,也曾多次強上民女,對此等反映並不陌生。他冷冷一笑,突然抓住黃蓉柔嫩的臀部擡起,手指輕輕在她緊閉的菊花蕾上劃過……

黃蓉全副精神都集中在雙腿間那火熱的肉棒上,卻突然從屁眼傳來一陣酥麻。
一生中從未有過的酸軟感覺瞬間從平時排泄的部位湧遍全身,她不由自主地松開了雙腿肌肉,輕呼出口。而在這一剎那,皇帝的肉棒長驅直入,狠狠地擠開了黃蓉柔軟的陰道肌肉,死死抵在花心上……

這一次,美麗的俠女終於無法忍耐,平坦的小腹無法控制地痙攣起來,在前後敏感部位的夾擊下子宮一陣收縮,淫水終於傾瀉而出……

黃蓉呻吟著,扭動著,體會著皇上滾燙粗大的肉棒在自己體內攪動。

禦女無數的皇帝此刻用盡全力在體下嬌嬈體內衝刺著。品嘗過無數美女的天子,這次是頭一次將一個武功高強的武林俠女壓在身下恣意蹂躪,而這俠女不單單擁有後宮佳麗無法匹敵的婀娜身段,那秀麗的面容和羞辱的神情更是讓自己無法自制。

而不久前還是不可靠近的俠女,此刻那修長而柔嫩的雙腿已是無法自制地緊緊盤在自己腰間,豐滿園翹的屁股更是本能地緊繃起來,將肥美嫩滑的陰戶緊緊地壓在皇上的肉棒根部。而皇帝更加地感覺到身下女子陰道深處的子宮口已經微微張開,順著腰臀的扭動迎合著自己的抽插……

黃蓉已經快要無法思維。在決意靠自己的身體換取皇帝長期的兵源後,她已強迫自己完全放開去接受皇帝的任何淩辱。然而心態的改變讓她卻體會到無法言喻的感受。那天子的龍莖竟是意料不到的粗大和火燙,讓她下體在快被塞爆一般感覺的同時又控制不住地想夾緊那滾燙的肉棒。

而天子的陽具更是深入她小穴未曾碰觸過的深處,每一次帶來那種強烈的酥麻酸脹感讓黃蓉不由自主地擡高臀部張開陰戶讓對方的肉棒狠狠地釘到自己身體最深處,伴隨而來的便是她自己似是痛苦似是歡愉無法分辨的哭叫聲。

起初的痛苦此刻已經淡無痕跡。此刻的黃蓉已可以感到隨著自己每次觸電般的酸麻,下體便是猶如泉湧一般往外噴湧著濕滑的體液。

而壓在身上的皇帝,此時不單單抽插著自己的肉穴,一只手還大力地揉捏著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更是用手指捅入了自己的肛門裡用力摳拉著。四面八方湧來的快感讓黃蓉已不知道天南地北,只感覺到體內的熱流隨著下體湧出的粘液不斷往外噴湧……

身下的美女那迷死人的身體此刻正在不住地顫抖,淫水如噴泉般湧出。皇帝伸入黃蓉肛門內的手指可以感覺到美女體內器官已在不斷地抽筋,壓在身下那玲瓏雪白的肉體此刻不但變得艷紅起來,更是開始了無意識的顫動,而深入肉穴的龍莖頂端更可感覺到整個陰部和子宮的劇烈收縮……

下體極度的酸麻酥癢讓黃蓉進入了神志渙散的地步。她睜大失身的雙目,小嘴半張著似乎想要說什麼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話,只是不時傳出嗚嗚的聲音。她美麗的身體布滿汗水,黝黑的秀發也早已濕透,下體陰部更是被清亮濕滑的淫液染透,並順著屁股溝流到床榻上浸濕了一大片。整個房間在此美女汗水和體液的交織下,充滿讓男性瘋狂的淫糜味道……

黃蓉此刻的陰戶在無數次的抽插下幾乎變形,粉紅的淫蒂如小手指般高高豎起,在每一次和皇帝陽具接觸的時候都讓整個嬌軀產生無法抑制的痙攣。兩片陰唇早已像盛開的荷花葉攤在兩旁,中心的花蕊不斷蠕動,如同要把最深處的花心擠出來一般。而乳白色的淫水,隨著皇帝每一次的抽插一股股地噴湧出來,沾滿了那火燙的肉棒和盛開的陰戶。

猛地,黃蓉感到皇帝那粗大的肉棒一次一次的抽插似乎已經無法分辨,她只覺得自己下體那種入骨的酸麻和那撕裂般被捅入的感覺彙集成一股無法抵擋的熱流瞬間從雙腿間傳遍全身,眼前金星亂冒再也無法思維。

她無法克制地發出痛苦而歡愉的一聲長叫,雪白豐滿的屁股猛然擡高,柔嫩的陰道死死地夾住皇上的肉棒不斷顫動著,那溫熱的體液更是隨著子宮死命的收縮爆發般噴瀉出來……

皇帝所淫女子數以千計,此時便知身下那武林第一美女黃蓉已是到了高潮末期,女陰泄盡,再干下去此女便會元氣大傷,雖然對皇帝本人無害,但以後若是再干黃蓉,卻無法再有今日之愜意。

念及於此,皇帝大喝一聲,將黃蓉纖細的身子反轉過來趴在床上,再將她已是疲軟無力的兩條大腿狠狠掰開讓整個屁股都暴露在皇帝眼前。仍然插在黃蓉肉穴中的天子龍莖此時瘋狂暴漲塞滿了她肉穴的每個縫隙,而另一只手則伸出兩只手指插入微微張開的肛門中摳住裡面嫩肉往上一提……

劇痛之下本已被奸得昏迷過去的黃蓉立刻尖叫出聲,不由自主地擡高臀部將下體本能往外送出意圖減輕痛苦。此時本已是花心大開的肉穴在本能驅使下往外頂出,將整個陰道的嫩肉都暴露在外。皇帝再也忍耐不住,也不想忍耐,在黃蓉將下體肉穴張開到最大之際狠命地把肉棒捅入到最深處用盡全力抽動著。

在黃蓉子宮劇烈收縮和她悲慘而快樂的哭叫中,皇帝死死地將天子龍鐘噴入到了她陰道內每一處肉壁的縫隙裡……

(二)

(理宗是南宋第五代皇帝。寧宗養子。寧宗病死後,宰相史彌遠擁立其為帝,年號寶慶。理宗即位後,有史彌遠專政,他只沈湎於酒色,朝政昏暗如故。)

無情的蹂躪後,黃蓉軟軟地趴在臥榻上,渾圓的屁股仍然不由自主地痙攣著。雖然她自小習武,身體遠比普通女子要強,然而她二十年的生命中,又何時遭受過如此的折磨。郭靖生性保守,對妻子雖然愛憐有加,但愛至濃處大多也就只是親一親抱一抱,難得有所逾越。加上九陰真經源自道家,對精氣煉化極為講究,更使得郭靖對男女之事極為淡漠。雖然成婚數年,實際上黃蓉的魚水之歡尚不足數十次。

而宋理宗卻是自小沈迷於酒色,對男女之事極為熟練。雖然並不習武,但是卻也知道多多運動以保持金槍不倒的道理,所以他平日騎馬射箭打獵等活動是不少的。因此純以性能力而論,皇帝的床上功夫勝過郭靖何止百倍。

黃蓉雖然已經疲憊不堪,卻也能感覺到自己下體肉洞仍然在不知羞恥地一收一張。即便她竭力使自己平靜下來,但身體的反應完全無法控制,不單單是下體陰戶在繼續享受著高潮後的余韻,就連她光滑的大腿、平坦的腹部,甚至包括後庭的屁眼,都仍舊不斷顫抖著……

看到床上美女仍舊處在極樂之後的余韻中,皇帝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

畢竟,能把武林第一美女奸至失神,即便是皇上也不是能夠輕易做到的。

看到那渾源滾翹的臀部,纖細平坦的腰肢,還有那仍然顫抖的緊繃大腿,皇帝感到一股熱流又湧向了陽具,本來已經軟綿綿的肉棒,竟然在片刻之內再度有了復蘇的跡像。

自然,皇帝是不會壓抑自己的。他立刻握住熱騰騰變得通紅的陽具,一面抓起黃蓉的細腰,把她拉到地上,趴在床沿,對準那還在收縮的陰道口,狠命地再次捅了進去。

和第一次不同,身下美女不但沒有發出痛苦的慘叫,反而動情地低低呻吟了出來,而那鮮紅的肉洞瞬時收縮,將皇上的大肉棒緊緊加住,而陰道內的嫩肉更是如同小嘴一般不停地蠕動著,仿佛在吮吸皇帝的肉莖一般。若非不是二度春風,宋理宗恐怕立刻便會丟槍卸甲。

黃蓉也說不清楚自己身體的反應。當她的身體被擡起來,並不得不趴在床上將自己下體完全露出時,她便知道自己將會再次受辱。然而這一次,她的心理卻沒有一絲的難受和恐懼,相反卻不由自主地主動翹起了小屁股,讓自己的陰道口更加的張開。雖然不願意承認,她知道自己此刻已經非常期待著那從未領略過的極度快感,也期待著皇帝肉棒能深深地捅入自己美妙的肉體……

宋理宗閱女無數,對黃蓉的反應豈有不知。身下美女既然完全張開了美妙的肉洞讓自己狠狠地干,皇帝當然不會客氣。天子的陽具瞬間又漲大了幾寸,死死地捅在了黃蓉陰道底部。子宮口受到衝擊,劇痛之中又夾雜著難以言喻的致命歡愉,黃蓉再次尖叫出口,在下體巨大的刺激下,再也支持不住,軟軟地癱倒在床上,淫水狂瀉而出,染濕了兩條雪白的大腿……

正迷失於下體快感中,突然黃蓉感到後體一緊,跟著就是一條冰涼堅硬的物體捅入了自己屁眼。從未有過的感覺讓她清醒過來,連忙扭頭後望,卻見皇帝一邊用他粗大的肉棒抽插著自己的小穴,另一只手卻拿著一根黑黝黝的棍狀物在自己屁股縫裡來回抽動著。

從未想過那裡也能被男人使用,黃蓉驚慌之下望著皇帝叫了一聲:「不要啊,皇上,繞了民女吧。」

皇帝雙目一瞪:「區區民女也敢和朕做對嗎?!」,同時狠狠地把那黑棒捅進了黃蓉的肛門。

腸道內劇痛傳來,那棍棒幾乎被捅入胃中,黃蓉霎那間臉色幾乎變成豬肝色,連忙轉過頭去,下體劇烈收縮起來……

然而經過了起初的痛苦,那從未有過的感覺卻變得越來越舒服。黃蓉一生無論在桃花島還是和郭靖一起,無不是被有如仙女一般捧著,何時受過如此屈辱,更不要說此刻下身兩個洞都被抽插著。此刻黃蓉的腦海裡只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下賤,然而下身那兩根不斷運動的東西卻似乎形成了一種奇異的韻律,讓她感覺到和前一次完全不同的極端快樂……

沒過多久,黃蓉的嘴唇便顫抖起來,本來趴在床上軟綿無力的身體漸漸也開始緊繃,而那美麗圓潤的屁股更是再次努力地上翹,企圖讓皇帝的大肉棒更加深入一些。而她的呻吟也慢慢由微微的喘氣聲變得越來越大,開始「嗷!嗷!」地如同淫婦一般叫了起來。

看到身下美女變得如此淫蕩,宋理宗狠狠將黃蓉柔順的長發一扯,將她美麗的臉蛋仰起,而那腰臀間驚心動魄的曲線,更是讓皇帝欲念勃發,幾乎全身血液都聚集在那肉棒上。

黃蓉也感覺到體內肉棒溫度再度上升,而且變得更加堅硬,更加快速地在自己的陰戶內抽插著。她本能地尖叫了起來:「嗷!啊……皇上……皇上……快!干死蓉兒……干蓉兒……干死我啊……啊……」

第一次聽到身下美女如此的淫蕩叫聲,皇帝頓時加快了抽動,肉棒以幾乎無法看清楚的速度在黃蓉的陰道內運動著,陰唇被大大翻開,白色的淫水隨著每次的抽插從肉洞中湧出,瞬時便將床榻染濕了一大片……

黃蓉雙眼翻白,高翹著屁股,口中「哦哦哦……」含糊不清地叫喚著,陰道一陣痙攣,尿液和淫水同時在無法比擬的高潮下狂噴而出,而皇帝也借著這個機會狠狠地將龍種噴在了她體內肉壁上……

第二天,黃蓉從床上醒來時已是走動不能,而皇帝也早已離去。休養幾天後,便有聖旨到來,卻是皇帝已經對襄陽增兵十萬,而宣布聖旨的太監在之後私下對黃蓉下達了另一條皇帝手諭:封黃蓉為妃子,皇帝隨時應召。

被天子淩辱的黃蓉

0% 0 Rates
  • Views: 3332

    Added: 4 年 ago

    Discuss this post ?

    Adul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