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Categories

Photo Categories

>>> 更多精彩JAVHD <<<

孩子的爸爸不是我丈夫

我是蕭雨玲,一個相當美麗的女人。我在二十一歲那年就嫁了唐豪強。
豪強的樣貌是普普通通,人也是很笨,不過他有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富有。
我就看中他的富有。我窮了那麼多年,我要一嚐豪門的滋味。他極力向我追求,我就接受了。
而且我說我想結婚,我們也立即成婚了。
我們結婚之後,就搬到外埠去住。
快結婚及搬走,這都是我的計劃。我就是為了我是有男朋友的。我本來有一個男朋友孟大為,他要到外國去實習一年,要我等他。
他去了之後,我卻發覺有了他的孩子在腹中。
我起初很矛盾,這孩子要還是不要呢?不要又捨不得,要的話就要孟大為娶我,我卻不很想嫁他。他是有前途,當時的收入並不差,但是他的負擔很重,他的收入要負擔家人,剩下來就不多了。我還要跟他捱多少年呢?人活著是享福最要緊--我認為如此。唐豪強及時解救了我。
我與豪強是在豪華郵輪上渡蜜月。
對他,我當然假裝仍是處女。
他這個人笨笨的,倒是並不難騙。
他也是有過性經驗的了,但他就是人笨,又不解溫柔,所以我假裝起來就很容易。而且我發覺他的陽具原來比大為粗長得多,而且他有一種奇怪的愛好,要先行張開我的腿子,在燈下觀賞我的陰戶。我不明白陰戶有什麼好看,但他就是喜歡。跟著他就粗暴地一插而入。我還沒動情,加上他粗大,我就更容易婉轉嬌啼。他沒有問我是不是處女,也許他不介意,但即使不問我也是要充的了。
第一次我沒有高潮,証明粗長並不一定是個優點。
我就是因為有了孕所以要匆匆結婚。日子相差不遠,這個孩子就當是豪強的了。
我要出國,是怕孟大為回來時找我的麻煩。
唐豪強是很愛我的,他也是想對我好的,可是他不懂表達,他祗是知道用錢的方面對我慷慨。在床上,他則是不那麼懂。他總是一射了精就睡著。
我雖然並不辛苦,也不享受,我還是年青,不能享受長大,我躺在他的身邊,還是想著大為。
大為是破了我的處女之身的男人,印象自然是很深了。而且他又是那麼懂得性交。
起初我也是不肯給他的,但他採取一步一步進攻的方法,起初祗是求得我一准許他摸,之後又准許他脫了衣服看,之後又上床而作象徵性的性交,即是用陽具頂住我的陰核,摩擦到我高潮。他做得很巧妙,使我未曾真箇已銷魂。這也是老故事了,有一次他頂住我時,忽然一插,便全條進去了。我失去了處女膜,他雖然百般道歉,但道歉已得不回了。他成功了第一次,以後便可以再做。
我們仍是很小心,計算著日子,但這是不可靠的,一次意全外,我便有了孕。他在臨出國前特別熱情,那些日子也是不大安全。
我和大為性交也不大享受,不過他在事前能作充份調情,那個我倒是很享受。
豪強則是沒有調情的,他一來就是插入。
我也不能怪豪強。我明知他不會有太多,又是我自己故意捕捉他的。我對他在這方面沒有太大期望,我就沒有失望。
他睡著了,睡中他的陽具又硬起來,是個龐然巨物,但我並沒有好感。巨大並不能使我舒服。
我起身進浴室去洗澡。
那裡面有一面大鏡子,我照得很清楚。
我因為有孕,生理已開始有了些變化,再遲就不能瞞人了。這變化就是首先兩個乳頭的顏色變深了,而以後亦會深下去。
我當然不能立馬告訴他我已有孕,我還是要再忍受兩個星期才能出聲。
我實在又不算是完全忍受,祗是心理上是的。生理上,我怕他長大而時間又相當長,怕會傷了孩子。
兩星期後我告訴他「似乎」有了,他忙帶我去見醫生,當然証實了。
這之後,他就小心翼翼了。他不再和我性交;他的母親說不可冒險的。
我的生理越來越變化,肥大起來,越來越不好看。
唐豪強卻很欣賞。
我看這一點他是勝過孟大為的。大為很欣賞我的肉體,也常常說希望我能永保青春。那實在是一句很可惡的話,美麗打了折扣時,他的感情豈不是又打了折扣?
豪強是很想與我親近的,但又不敢,他是忍得很辛苦,有時夜間在我身邊不能入睡。
我是很想為他解除苦悶的,我也懂得手淫,起初未曾真箇時大為教過我怎樣用手為他出精的。
但是我不能告訴豪強我會這個。他雖然笨,他也會奇怪我是從何學來,一個以前未有過男人的女人是不應該會這個的。
但是我又很想為他出精,除了要解除他的苦悶之外,我也是怕他向別的女人身上發展,而有可能因此失去他。
後來,我終於技巧地提出來。
有一夜我故意躲在他的懷中,吻他,他就立即硬起來了。
我伸手一摸他的陽具,說:「你很想嗎?」
「是,」他說,「但你用不著管我!」
我說:「你起初的需要是很強的,怎麼現在又能忍住呢?」
他苦笑道:「不能忍也得忍了!」
我說:「也許小心幹就可以了!」
「不可以,」他說,「這事不可以的,這會傷害孩子,也會傷害你!」
我很感動,因他是很努力保護我的,因此我很想幫助他發泄。我說:「那我是沒有辦法為你解決這苦悶的了?」
「有的!」他說。
「怎樣呢?」我問。
「這個嘛….. 」他說,「你不要停手就行了!」
「這樣?」我問,「這樣就行了?」
這時他就教我了。他是會的,他也知道有手淫這件事。
他教我,我就乘機「學」了。
我本來就會,所以我就「學」得很好。我勒著勒著,手中就像有一支小炮。
他不斷呻吟,越來越硬,後來他一陣劇烈的抽搐,便射精了。
他真厲害,精量有如排山倒海,射得遠遠的,假如對著我的臉,就會射得我一臉都是了。
怪不得每次性交之後都有大量精液反流出來。我的陰戶是裝不完的。
比較之下,孟大為就祗有那幾小滴。
射精之後,他馬上就睡著了。我體貼地用濕毛巾替他抹乾;我是可以做一個好妻子的。
有了第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
假如我「進步」得快,他亦祗是讚我聰明而已。他實在對我很好,這樣他已經很感激我。
幾次之後我問他假如沒有這個辦法,他會不會找其他女人。他說從未考慮過,他祗是有想過,假如實在忍不住的話,他會自己來動手。我相信他不是說謊的。
我依時生了個兒子。
這都是新的經歷,生孩子很辛苦,我也熬過了。
生了之後我又不辛苦,就因為我的家庭富有,有幾個佣人做照顧孩子的事。
每當我照鏡子的時候,我就覺得我的身材已經毀了。生過孩子的女人都會明白,總是有不少地方鬆了,也有些不大好看的斑紋。臉是沒有什麼大改變,穿上了衣服仍是很好看,但是對著丈夫的時候有時是不穿衣服的,那就無所遁形了。
我也不能逃避。過了一段日子,他可以和我性交了。我覺得對他是應該先此聲明的,因而我就告訴他我有這些問題。
他說不要緊,他的母親早已告訴過他了。他說我會老,他也會老,到了老的時候,大家都不好看,那時又該怨誰呢?
我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能這樣偉大,我相信不很多。他是笨,但他是能往好處想的。
我又有了新的經歷。原來此時我的生理已有很大的改變,我很容易衝動起來。
我很難相信我會變成這樣。
我竟是真的有了性的需要。他仍是在事前要我張開大腿觀賞我的陰戶。我不知道我的陰戶有沒有變樣,但他說沒有變,仍是那麼好看。以往,他用手指略為把弄我的陰肉我認為很無聊,但此時他一把弄我就想他插進來。
我也不再需要顧忌他的粗長,而且反而很欣賞。我的陰戶是比以前鬆了,但他正好把我塞得滿滿的。
我的反應使我懷疑是另一個人活在我的體內。我尖叫扭擺,有時還緊捏緊抓他,我高潮連串,好幾次都像是到達了死亡邊緣。
我終於滿足了,他便射精。
我還是頭一次知道和他怎樣才是滿足,以前我和他性交是高了潮也沒有的。生產過了就是如此奇妙,人完全成熟了,就容易享受了。
豪強也感到非常光榮。他說我以前都好像不能得到快樂,此時他就可以使我得到了。
我也很感激他;他很重視我的享受。
我奇怪孟大為又會如何?他有沒有使我連串高潮的能力呢?我心裡還是想著孟大為;我到底愛的還是他。我喜歡唐豪強,但我愛的還是孟大為,而且孟大為是孩子的父親。不過,孟大為已經不存在了,我要慢慢忘記他。
我有一個很好的丈夫,我有孩子,我已經有了我的新生活,孟大為是不能夠再成為我一的生活的一部份了。
孩子漸漸長大,很可愛,兩歲時已會講不少話,更可愛。
跟著,我又見到了孟大為。
這是一個人生何處不相逢的例子。我是在街上碰到他的。但也許他是特意來找我的?這很難肯定。我沒有查過他別後的情況如何,但他要查我則並不是很難。假如他要知道我在何處,他是可以問到的。
他說他是到此地來公幹的,他拉我去喝一杯咖啡。我不大出聲,他說他的事業相當成功,公司常把他派出去談生意,他剛好到了此地來。
後來他說:「為什麼你要離開我而嫁了別人呢?」
「現在已成事實,」我忍著淚說,「還有什麼好講的呢?」
「你對我影響很大,」他說,「我因為你走了而憤怒,特別發奮,如此我才可以有現在這樣的成就!」
我祗是不停地流淚。
後來他說:「我們還是到樓上去談吧!你在哭,人家看見了以為我們做什麼!」
「什麼樓上?」我問。
他說:「我就住在樓上!」
那裡是一家酒店的咖啡座,他就是住在樓上的酒店。假如不是如此,他要把我拉進酒店,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目前,的確有很多人好奇地看著我們,到他的房間去是一個較方便的地方,我們在那裡可以暢所欲言。
我跟了他回房。這是一個錯誤。我以為這個時代,酒店的意義是有所不同了。許多人旅行,也有許多人公幹,酒店的上下又有夜總會、餐廳和咖啡座,因此在這裡出入變成是很普通的事了。
但到了他的房中他就可以擁抱我了。
他怪我把他拋棄,他說他非常想念我。我不能告訴他真相,事實上我也是有愧於心的。
他抱著我吻我,我告訴他我已經有丈夫有孩子,他說他不管,因為我本來就是他的。
我在他的熱吻之下屈服了。他本來就能取去我的處女之身,他的吸引力太強了。
有一個原因我不能告訴他,那就是他是我的孩子的父親。他好像有權利佔有我的肉體。
我渴望已久的溫柔他能給我。
我的衣服給他完全除去了。我的身體已不如前那麼美麗,這使我很自卑,但他說不要緊,這是自然的事情。
他也脫下了衣服。他的陽具硬硬地豎著,他是不及豪強粗長,但粗長不是必須的,感情的因素實在是非常重要的。我在迷惘中給他插入了,他祗抽插了幾下我就達到了高潮。他射精時我已三次高潮。我不要求他戴套,因為我不想再生孩子–辛苦,已打了避孕針。他可以在我的陰戶裡射精。
我與他渡過了一段甜蜜的時光。
事後我又不能不記起現實。我的心情很矛盾,哭了起來。他說不要緊,他不會逼我破壞我的婚姻,他祗是要得回我一部份。在他逗留的幾天之內他每天都要會我,以後他再來,我們又相會。
我雖答應了,我卻不知道能否如此長遠,也許我明天也不會來。
但次日我又去了。
我受不住誘惑,而且我也沒有豪強在精神上的支持;他要料理生意,剛好到反雙外國去了。
也許他不去好些,不然我怎麼解釋我白天去了哪?假如晚上他要求與我性交又如何?
去了第二次,以後我就不管了,我天天去陪著孟大為,陪了他幾天,直至他走了。我很希望他開口要我離開唐豪強而嫁他,也許我不會答應,但開口也是會使我開心的。
但他祗是說不要破壞我的婚姻。他與我性交,難道不是破壞了我的婚姻嗎?
他走了,留下我非常徬惶。
直至我遇到了喬雪雁。這才是人生何處不相逢。雪雁也是來這裡渡假的,我們以前是相當要好的,她來了找一找我,我在家裡招待她。她談起自己的姻緣,說不大好,她連男朋友都未有。她說我作了正確的選擇。
我說:「你怎麼知道我作了正確的選擇?」
她說:「孟大為的事你不知道嗎?」
她告訴我原來孟大為到外國去了兩個月就已經和一個女人結了婚。我祗顧躲避,根本未有打聽他的事。雪雁拿出一張有孟大為夫婦的照片給我看。孟大為娶了一個很難看的女人,是真的難看的,難看但是有錢。
他欺騙了我一次,還再來欺騙我,把我當泄慾工具,他真不是人。我對唐豪強實在抱歉,不過這也好,了卻了一件心事,我以後不會再想念孟大為了,他是一個噩夢。我也不會再理他,我可以專心做一個好妻子和好母親。

0%
Rates : 0

4560 Views

2015-08-15



Adult Wordpress Themes
Sexy Naked BlogsMy Ping in TotalP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