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Categories

Photo Categories

>>> 更多精彩JAVHD <<<

十年後的舊情復熾

一、重遇

晚上,七時正,光走進中學母校舊生晚宴的會場。遇見舊同學,大家回味往事不亦樂乎。距離預科畢業已是十年了,光有的同學有的已結婚甚至有已產子的。晚宴到中途,光與好友峰一起上廁所,兩人談論著女同學的衣著時遇上剛從女洗手間出來的MS 張。

峰:Ms 張 hello
Ms: 你兩個咁大個仔啦。
峰:係呀。頭先開席前兜過一個圈,好似冇乜熟0既老師咁。
MS:鬼咩?學校要我地自己畀錢,所以好多人都唔來。如果我今日唔係被屈要幫手,可能都唔來呀。
峰:原來MISS唔掛住我地……點都好啦。你坐邊張枱?陣間我地來搵你影張相啦。
MS:好呀。9號枱呀。不過10點前好搵我,我唔可以太遲走。
峰:OK。我地去廁所先。

入廁所後……
峰:你以前唔係同MS張好熟GE咩?做乜唔出聲?
光:下?冇乜特別呀……要講GE你都講左啦。

峰與光回到自己的餐桌,就拉大隊一起找MS 張影相。到9號枱還找到另外幾位昔日的老師,大家寒暄、拍照、問好。擾攘了15分鐘左右,同學們又回到自己的桌上吃東西。到9時50分,光便說:”聽朝要早啲返公司,閃先。”

光走到場地的門口後就停下來。等了一會,MS 張也獨個兒從門口走出來。
光:MISS 張。
張:(被嚇一跳)你喺度0既?
光:係呀。你而家住邊?
張:我住藍田。
光:我而家住觀塘,不如一齊搭地鐵?
張:好啦。
兩人並肩而行,但在前往地鐵站的路上幾乎沒有交談。終於到地鐵站口,MISS 張忍不住先發言。
張:你而家做邊行呀?
光:喺出版社做編輯。
張:O唔OK呢份工?
光:搵錢唔多,但都夠錢出來自己租屋住。
張:咁都幾好呀。
兩人的對話又完結。MISS張在上車後再用光舊同學的近況打開說話的匣子,但不到十分鐘,要問的近況都問完了。
到快到牛頭角站的時候,光終於主動說話。
光:不如我請你去食甜品。
張:唔好啦,我趕住返屋企。
光:好快架乍,唔會搞到你好夜。
張:(稍為猶豫)好啦。不過唔駛你請我啦。我請你就真。去邊度食好?
光:去我嗰頭啦。等我諗下有乜好食。
於是,兩日在觀塘站下車。光帶MISS張到平日去的甜品舖,但大排長龍。
光:嘩!咁多人。不如買外賣去附近搵個地方食啦。
張:你話事啦。
買了外賣後……
張:呢度附近有乜地方可以坐?
光:其實……冇得坐。得我屋企。
張:下?
光:坐一陣啦。今晚之後唔知幾時先會再見。
張:(無奈地)好啦。
光的家在一幢舊的私人樓中,有一廳兩房。光與MS張在升降機中,一人望地下,一人向上望,沉默無言。光開門後,MS張循例參觀一下後,兩人便開始坐在沙發上吃甜品。這個時候,MS 張的電話響起,她望一望號碼知道是丈夫打來,就示意光不要說話。
張:我要幫手搞多少少野先,可能夜少少至返。如果太夜會搭的士,唔駛擔心,你訓先啦。
收線後……
光:哈!你講大話!
張:……
光:其實我好掛住你。
說這句話時,光拿走了MS張手中的甜品,放在枱上。光抱著MS張。對張來說,這種感覺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為她很久沒有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抱過。熟悉是因為在十年前,光就是她的秘密情人。當年24歲的她就是與剛成年的光搞過地下情師生戀。
張來不及反應。光就已將嘴唇放在MS張的嘴上。MS張既上掙扎,又不願推開光。光見MS張未有拒絕,就更加大胆。


二、十年來首戰

光將舌頭伸進MISS張的嘴內,並抱起她。這個時候,光終於有心情細看MISS張的模樣和打扮。十年不見,MISS張已是35歲,但樣貌仍像是2字頭的女子。光左手托著MISS張的肩膀,見到她的頭髮像往日一樣長到肩膀。右手托著MISS張的長腿。MISS張是高妹,約5呎9左右,和光自己的身高差不多。這是秋夜,MISS張穿了一件灰色的及膝外套和黑色絲襪。

光抱MISS張到睡房,將她放在牀上。這一刻,MISS張的思想一片空白,只等待光做他想幹的事。光將MISS張外套的鈕解開,她亦很配合地讓張幫她脫去外套。外套下是一件很普通的斯文紫色TEE,光由下而上將這TEE捲起,MISS張舉起雙手,TEE也脫下了。MISS張上身的防線只剩下一個粉紅色胸圍。這時,MISS張的尷尬感覺又在湧現。她不敢直接望著在她身上的光。MISS張將頭搖到左邊,雙眼緊閉。

光吻MISS張的頸,她沒有反抗。光的雙手開始向MISS張的胸圍進攻。他隔著胸圍撫摸MISS張那34C的乳房。MISS張的呻吟聲開始出現。光見MISS張開始進入狀態,就將咀移向胸部。隔著乳罩吻MISS張的乳房,她的呻吟聲更大。光的咀向下滑,吻到腰間,就同時用雙手開始除掉MISS張的絲襪。雙手和咀的節奏一致,當光吻到腳趾時,整條絲襪也離開了MISS張的身體。

光看見MISS張的白色內褲已濕了,他隨即由腳趾開始,慢慢吻到內褲。突然,MISS張的呻吟聲大了幾倍……

MISS張:呀!呀……呀!
光:想插嗎?
MISS張:嗯。

說”嗯”的時候,MISS張仍然是頭向左,沒有張開眼睛。光收到回應後即迅速脫去自己的西褲和內褲,在牀頭櫃拿過安全套後戴上,就進入了。光奮力的插,MISS張拚命呻吟。光想將MISS張的奶罩脫去。他將雙手伸到MISS張的背部,但MISS張沒有翹起身體讓他的雙手能除去那胸圍扣。於是,光將雙手放回MISS張的胸前,將那阻手阻腳的胸圍推上。MISS張的雙峰終於呈現在光眼前。他瘋狂地吻這對久違了的乳房,也將MISS張的叫牀聲推得更高。

光再將舌頭進攻的範圍移到頸部,然後再回到MISS張的嘴。在MISS張的嘴打了幾個轉後,光見到MISS張仍然是緊閉雙眼。於是他便說:”望下我呀”。MISS張張開雙眼,看見笑得很甜又淫的光。在這一刻,光就在MISS張的眼前將兩滴口水吐落MISS張的乳房上,換來的是MISS張高聲的淫叫和整個晚上第一個笑容。一個很淫很姣的笑容。

光又將頭伸到MISS張的雙峰,啜回自己的口水。從MISS張的叫牀聲就可知她真是十分享受。光的左手拖住了MISS張的右手,右手也拖住了MISS張的左手。不過,光覺得右手有點不妥。他看著再度緊閉雙眼享受著的MISS張,也看見MISS張左手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光的心情一沉。他也緊閉雙眼,不想淚水流出。在提醒自己不要哭的同時,他也努力抽插。這個時候,他想盡快完事。

光:要來啦。
MISS張:呀……嗯……
光:射啦。

當光的精子射出來時,MISS張也在今晚首次雙手緊抱住光。一分鐘後,光從MISS張的身體內離開,坐在牀邊。

MISS張:有冇毛巾?
光:有。

光到衣櫃找了一條乾淨的毛巾給MISS張。她拿過毛巾,找回自己的衣服便走到廁所。

MISS張:熱水爐點開?
光:我幫你開啦。
MISS張:唔該。

MISS張關上廁所門,開了花灑清潔剛剛被光吻過和射過的身體。當她拿起企缸邊的沐浴露時,她猶豫了一下。最後,她沒有打開沐浴露的蓋,原封不動將它放下。


三、初遇

聽著MISS張在廁所洗澡的聲音,已穿回西褲的光有點不知所措。他在想:”今晚以後,還會見到MISS張嗎?究竟她在想甚麼?”他走到書房取出自己的卡片,放進MISS張的手袋內。
不久,剛用清水洗乾淨自己身體的MISS張也已穿好衣服,推開廁所門走回廳中。MISS張將毛巾遞回給光。
MISS張:唔該。
光:唔駛。
MISS張(拿起自己的手袋):我走啦。
光:哦……

MISS張走到門口,準備穿回高跟鞋。
光:你而家幾號電話?
MISS張沒說話。光走到MISS張旁。
光:仲會再見嗎?
MISS張:有冇紙筆?
光:有。
光即急步走回書房,他怕MISS張會趁他拿東西時奪門而去。拿到紙筆後,他迅即回到大門前,將紙筆交給MISS張。MISS張一邊在紙上寫字一邊說……
MISS張:邊度有的士搭?
光:我送你落去啦。
MISS張:麻煩晒。
兩人離開光的家,走入升降機。MISS張將筆交回給光。
光:張紙呢?
MISS張:會畀你GE,放心啦。
兩人之後沒有交談。二人一踏出大廈門口,剛巧有一輛沒乘客的的士駛過來,MISS張就截下的士。她將紙張放在光的恤衫袋中,說一聲”BYEBYE”就跳上的士關門,沒有再望光一眼。光就只能望著MISS張坐著的士離去。光拿出紙條,寫上的不是電話而是一個EMAIL ADDRESS。光回到家中,隨即開啟電腦。他在FACEBOOK和MSN搜尋這個EMAIL,但都沒有找到帳戶。再到GOOGLE搜尋該EMAIL ADDRESS,也是沒有結果。光很失望,拿著剛才MISS張用過的毛巾躺在牀上。睡意漸濃之際,他想起十年前的往事。

MISS張方面,她回到家中見到丈夫還在看球賽。
夫:乜搞到成十二點?
MISS張:係呀,我都唔想。阿女訓左未?
夫:訓左啦。我都好眼訓,訓先啦。你沖個涼快啲訓啦。
MISS張:嗯。真係好攰。
MISS張回房間找回自己的衣服,然後走入廁所。這刻她在慶幸自己在光的家沒有用沐浴露,否則若回家被丈夫嗅到那味道,就真是”水洗都唔清”。

洗澡後,MISS張發覺丈夫已睡著了。已很疲倦的她也上牀躺在丈夫的身旁,腦海中則像光一樣想起十年前的事。
*********
十年前,光是中七學生,MISS張就已大學畢業兩年了。大學畢業後,她就到中學教書。在第一間中學,她認識了後來成為她丈夫,也是任老師,比她大5年的亨。為免與男朋友日對夜對到生厭,MISS張另謀高就,來到了光所就讀的中學。

MISS張教的是歷史科。她年紀輕輕,校長本準備讓她主力任教低年級。但因任教中七歷史科的那位老師要在年底放產假,校長為免高考班要在考試前換老師,於是就叫MISS張任教中七歷史科。

開學後的第二天,MISS張穿上灰色的上衣,薄薄的灰色外套和黑色差不多及膝的短裙走進光所在的教室。那一刻,全班同學都呆了:為甚麼會有這麼年青貌美的老師呢?光還記得那一課:每當MISS張站著講課,他都目不轉睛盯著她的臉蛋。有時MISS張坐下,裙向上縮變短了,他就窺看MISS張的大腿。自此,歷史科成為光最愛的學科。對班上大部分男同學來說,也是一樣。

在男女校,同學之間的感情故事超多。不過,這不適用在光身上。除了中三至中五那階段迷戀過一、兩個高不可攀的預科學姊外,光對女同學根本就沒有心動過。坐在光身旁的女同學叫雲,卻是光的”老死”。兩人在中四開始同班,不知何故極為投契。兩人無所不談,雲很清楚光迷戀過誰,光也知道雲在校內的情史。但他們都知道,兩人的感情和情侶之間的感情不一樣。

雲促成了光和MISS張之間第一次交談。開學後第二個星期,雲因病缺課兩天。復課後,她在午膳時間找MISS張拿筆記,身為好友的光陪伴在側。

MISS張:同學妳好返晒未呀?
雲:好返啦都算。
光:唔係喎,頭先食飯妳仲有幾聲咳。
雲:好過尋日好多架啦。
MISS張:你都幾緊張佢個喎。
光:我唔想佢傳染我嘛。
MISS張:怕就唔會陪佢來搵我啦。
雲:咁佢又真係幾緊張我架。哈哈!冇返兩日,呢兩晚都有打來問候我。
光:打俾妳唔等如緊張妳。只係呢排搵返啲周星馳VCD出來睇,DISC A 轉DISC B途中抖一抖搵阿姐妳涉下時間啫。MISS張妳唔好好似其它人一般見識,個個都以為我地有野,其實我地兩個真係冇野架。
MISS張:真係?
雲:冇架。不過呢排有時覺得明明冇畀人以為有都幾得意。
MISS張:呀!男同學你叫乜名?
光:我叫呀光呀。
MISS張:你鍾意周星馳?
光:幾架。呢排執房執返啲VCD出來,睇左幾套都好正。不過我搵唔返隻賭聖。
MISS張:我有喎。我借俾你睇呀。我係星爺FANS,套套戲我都有。
光:好呀。MISS張妳記得拎隻碟返來就話俾我知啦。


四、蘊釀

翌日放學後,光和雲一起去找MISS張拿碟。光取過後,雲就提議三人一起去食下午茶。於是,三人就前往附近的茶餐廳。坐下來講下是非、學業、電影、政治,快快樂樂就過了一小時。
雲:呀!MISS妳幾時生日架?
MISS張:下個月尾。
雲:幾多號呀?
MISS張:唔話你知。
雲:我地唔會周圍同人講架,放心啦。
MISS張:26號呀。
雲:天蠍座。
光:妳唔係又想來講解一次天蠍座的女性係點掛?我呢幾年聽妳講左過百次。
雲:唔講囉。不過都好啱GA。天蠍座女仔係迷死仔架嘛。MISS都迷死左我地班啲男同學啦。
MISS張:唔係掛……
雲:點會唔係。妳第一日來上堂就係迷倒眾生呀。係咪呀光?
光:咁梗係MISS迷人過妳好多。
雲:係LOR。我迷唔到你但MISS迷到LOR。
光面紅地一笑。
雲 :哈!有人面紅添!

雲同光這對朋友的性格互補。雲開朗主動,光較內歛。和兩個性格不大一樣又有點似冤家的少男少女聊天,MISS張的感覺就好像回到昔日讀書較無憂無慮的時光。下午茶後,光和雲回家,MISS張就回學校工作。
那天晚上,光和雲在ICQ聊天。
光:MISS張真係好索呀!
雲:哈!你真係唔熟唔鍾意GOR WOR…….
光:咁真係正呀嘛。
雲:咁你DOWNLOAD啲女教師AV頂住先啦。
光:女神來個WOR,睇AV都冇用。
雲:車!唔幻想唔通來真咩?
光:有得來真梗係好。
雲:車!以前啲師姐你都唔夠膽埋身啦怕醜仔。
光:咁今次無啦啦已經埋左身呀嘛。
雲:你咁鍾意我咪得閒約多啲MISS張食野LOR。
光:係至好講。

幾日後,雲又邀請MISS張一起吃下午茶。和上次一樣,三人談得十分開心。
雲:MISS張妳有冇銀仔呀?
MISS張(拿銀仔出來):呢度有呀。有咩用?
雲:光仔你伸兩隻手出來呀。拿!MISS張妳將個銀仔擺喺佢手掌心。
MISS張按指示照辦。
光:乜事呢其實?
雲:表演魔術啦你。
MISS張:你識魔術咁叻架?
光:突然叫我整,我唔記得點整啦。成年幾冇玩過。
雲:車!嗰時考完會考後你學識好多個 喎。太失威啦。
光:咁我返去惡補下。下次不能令MISS張失望。
MISS張:唔駛啦。雖然我好想睇,但有時間都係讀多啲書啦。
那天晚上,光又與雲在ICQ聊。
雲:點呀?MISS隻手滑唔滑呀?
光:HI到少少JAR只係,點知?
雲:係咩?但你塊面紅左LOR WOR。
光:唔係掛?
雲:太明顯。MISS都睇到晒啦應該。
光:咁弊呀……係啦,無啦啦做乜叫我玩魔術,你都知我預科後就冇玩過啦。
雲:貪得意製造機會俾你同MISS來個肌膚之親LOR
光:咪我係咪要多謝你?
雲:梗係啦。請我食飯添呀。

三人混熟後,每星期都有一、兩次一起食下午茶。有一次三人離開茶餐廳後,雲因前往補習社所以就急步離開。於是光就跟著MISS張一起走。
MISS張:你搭咩車呀?我搭地鐵返屋企。
光:我住附近,行路就得。我同妳行去地鐵站啦。
到地鐵站後,光一直跟著MISS張。
MISS張:入閘啦,BYEBYE。
光隨即拿出八達通又入閘。
MISS張:你做乜呀?
光:冇呀,唔想返屋企住。
兩人在深水土步站上車後交談不多。沒有雲在場,氣氛不大一樣。但MISS張看著已在她面前三番四次面紅的光時,心中就泛起一種奇妙的感覺。她覺得一個學生不應該送老師回家,但她又不想和光道別。兩人在彩虹站下車……
MISS張:你去對面月台返去啦。
光:都係想行多陣先。送埋你返去呀不如。
MISS張:咪傻啦,唔駛啦。
光沒有理會MISS張的婉拒,繼續跟著MISS張。出閘後……
MISS張:咁死纏爛打架!
光不知如何回應,只報以一個傻笑。兩人一直走,經過麥當奴。
MISS張:請你入去食個雪糕啦。
光:好呀。
兩人有意無意地選了麥當奴內的暗角坐下,一起吃雪糕。
光:MISS你幾多人住架?
MISS張:自己一個LOR。
光:以為妳同男朋友住添。
MISS張:冇呀。
光:咁佢會唔會來過夜架?
MISS張:唔好問埋呢啲野啦。
光:即係有啦。佢就好啦。
MISS張:有咩咁好?
光:有靚女老師做女朋友MA。
MISS張:我都唔係好靚JE。
光沒有回應,只顧吃雪糕。吃完後,光主動提出離開。他沒有送MISS張回家,而是悶悶不樂地獨自走回地鐵站。顯然,MISS張有男朋友這個消息令他不高興。

那個晚上,MISS張的男友到她家。兩人一如既往在牀上擁吻,但當男友準備脫去MISS張的胸圍時,MISS張說:”好攰,唔好搞住啦今晚。”男友在深宵離家後,MISS張一個人在家想起:剛才和男友擁吻期間,腦海中竟然出現了光的樣子。同一個晚上,光又和雲在ICQ談話。
光:原來MISS有男朋友架啦。
雲:好正常啫。
光:>_<雲:哈!你唔係真係唔開心掛!光:少少都有啦。女神有男朋友WOR。真係心碎呀!雲:人地MISS黎架小朋友。光:我知呀。雲:咁仲有乜好唔開心?光:我都唔知喎。可能即係啲FANS唔鍾意偶像結婚LOR。之後,三人的交往沒有改變。雲和MISS張發現了有造蛋糕這一共同嗜好,就相約在十月底MISS張生日前一天的下午到MISS張家玩造蛋糕。當然,光也會到場。約會那天是星期日,光在之前的星期五就自己在學校送了一份禮物給MISS張。MISS張回家後拆開禮物見到原來是自己最喜愛的卡通人物小丸子擺設,真的十分開心。自從上次和男友纏綿時竟想起光後,她不停提醒自己要做一個”稱職”女友。但不能否認的是,她喜歡和光同雲相處,更時常想起光。和男友那種逛街、看戲、吃飯、做愛的例牌節目對她來說已是太悶。光和雲這對學生在她生命中出現真為MISS張的生活帶來新的樂趣。但這是否代表MISS張已移情別戀?MISS張沒有想,又或者是不敢想這個問題。每當這個問題在她腦中出現時,她只會再提醒自己:”我有男友,會嫁給他。”


五、初吻

約會的日子來到了。中午時份,三人在彩虹地鐵站集合,再一起走到MISS張的家。這是他們第一次在假期會面,MISS張不施脂粉穿了一件緊身的白色TEE和長牛仔褲,腳穿運動鞋。光見到MISS張素顏仍然美麗,貼身的上衣顯露出玲瓏浮凸的身裁,不禁驚嘆。
三人到達MISS張的家,兩個女的就連忙開始製作蛋糕。MISS張見光無事可做,就叫他到書房找電影看。光走到MISS張的書房,見到MISS張與男友的合照放在書桌上,心中又有點難受。究竟自己是愛上MISS張還是純粹的小FANS,他也不清楚。
蛋糕出爐後,三人像平時在茶餐廳一樣邊吃東西邊有說有笑。沒有參加製作過程的光負責洗碗。五點半左右,光、雲二人便離去。
光和雲走到地鐵站,正準備入閘之際……
雲:等陣!我好似漏左本記事簿喺MISS張屋企。
光:打俾佢叫佢聽日返學返妳啦。
雲:唔得!冇佢喺身邊我成身唔舒服呀。我每晚臨訓都要喺本野上面寫底今日發生0既事架嘛。我約左屋企人六點,你幫我拎返啦。我今晚返屋企打俾你,你拎落樓下畀我啦。
光:好啦。
雲:唔該晒。
於是光就折返。
光按鈴時,MISS張已躺在牀上。她今晨大清早就到超市買材料,已很累。因此要睡一睡才能有精力在今晚約會男朋友。聽到鈴聲,MISS張透過防盜眼見是光,就開門。
光:唔好意思呀MISS。呀雲佢話漏左本記事簿喺度,佢又趕時間所以叫我來幫佢攞。
MISS張:係咩?漏左喺邊?嗰本WINNIE THE POOH記事簿?好似見佢攞過出來。
MISS張讓光進屋。MISS張的屋不大,而雲基本上只在廚房和廳逗留過,但環顧廚房和廳都找不到記事簿。
光:等我打俾佢問下。
光:喂雲姐,本野喺邊呢?唔似有喎。
雲:可能跌左喺梳化後面。
光:梳化同牆之間條罅?有冇咁刁鑽呀?
雲:可能有架。
光:我幫妳望下啦。BYEBYE。
光就和MISS張合力移開梳化,果然見到雲的記事簿。光拾起它,到廁所找紙巾抹走記事簿上的塵,順便洗手。當他轉身望著坐在廳的MISS張,始發現MISS張的裝束與之前不一樣。上身還是那TEE,但同學們離開了,她就穿回平日在家常穿,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褲。光站在廁所的門前凝視著MISS張的大腿,一秒、兩秒……MISS張轉過頭來看著光。光的臉又紅了。MISS張覺得這一刻的光可愛極了。
MISS張:你真係成日都面紅GOR WOR。
光:見到MISS成日都會,唔知點解?
MISS張走近光,說:”係咪唔捨得走?”
光:次次見到MISS都唔捨得走。
MISS張:我次次見到你都唔捨得你走。
MISS張拿走光手上雲的記事簿,雙手捉著光的雙手,嘴唇移向光的面頰,給他一個吻。光不知怎樣回應。MISS張多吻他兩下,光還是純粹站著被吻。MISS張直接吻光的嘴,這是光的初吻。此時MISS張說了一句:”0錫我呀”。光就鼓起勇氣輕吻了MISS張的嘴一下。MISS張再說:”繼續0錫”。光就再吻多遍。MISS張主動移動自己的頭,讓光可以吻自己額頭和面部。MISS張:”你0錫得我好舒服。”陶醉的MISS張已忘了光是她的學生。她雙手擁抱著光,主動吻他的嘴,再將舌頭伸進他的嘴內。光也忍不住將自己的雙手放在MISS張的背部。光人生的首個濕吻維持了十秒左右。光近距離看見MISS張那甜美的笑容,他覺得幸福極了。MISS張在主動攬著光,將自己的身體倚靠著光,在他耳邊細聲地說:”鍾唔鍾意?”
光:鍾意。
MISS張:我都知你好鍾意。
光:嗯……
MISS張:你知唔知我點知?
光:唔知……
MISS張:你下面硬晒啦。


六、第一次

聽到MISS張這樣說,光的臉更紅。MISS張拖光進睡房:”你訓低呀。”光聽話地躺在牀上,MISS張就伏在他身上吻他。由額頭到面到嘴到頸。光開始忍不住發出不大的呻吟聲:”嗯……唔……”MISS張的手開始伸到光的T恤內,撫摸著這青春的身體。
MISS張:你攬實我錫下我啦。
聽到MISS張再一次建議他吻自己,光更加興奮。MISS張停止了自己的攻勢,讓在她下面的光吻自己的面部和跟自己接吻。
MISS張:試下伸條脷入來呀。
光照辦。
MISS張:好舒服呀,再0錫下我條頸呀。
光就改向MISS張的頸施以輕吻。
MISS張:唔駛就住我架。0錫得大力啲都得。
光服從指令吻得更有力。MISS張也呻吟了:”唔……唔……我好舒服呀……光仔你好叻。”
光聽到這淫蕩的讚美,自然吻得更加起勁。MISS張也按捺不住反擊,兩人互吻,姿態也由女上男下便成兩人以側睡角度擁吻。若五分鐘後,MISS張雙手開始企圖除去光的TEE。光亦配合,MISS張第一次看見光沒有穿衣的上身,立刻伏在光的身上向這小子的胸部進攻。時而吻,時而舔,由胸到肚在手再到胸,讓光招架不住,連回擊的力都沒有。
一會兒後,MISS張說:”想唔想睇下我個BODY?”光點頭示意。MISS張就自行除了上衣:”見過女仔帶胸圍未呀同學仔?”光看著那白色的胸圍,已是神魂顛倒。MISS張稍微向下傾,將自己的胸部放在光的面前:”聞下佢?0錫下佢?”光又照辦,令到MISS張十分滿足。她伸手拿起光的左手:”來!摸下佢啦!MISS好想你摸呀!”光的左手就在MISS張的胸圍上游弋,接著右手也忍不住加入。MISS張見光如此陶醉,自己除下胸圍,雙峰就出現在光眼前:”MISS唔係好大GA JAR,你唔好介意WOR。”第一次現場望著異性的乳房,光有點不知所措,雙手停下來。但MISS張很快就主動將光雙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帶著他撫摸自己的胸部。漸漸,沒有MISS張的帶領,光也自行在MISS張的胸前大肆搜索一番。
MISS張說:”恰埋眼呀。”光閉上雙眼,雙手被MISS張以十指緊扣的方式堅在床上。突然,光感受到有嫩滑的皮膚在自己的嘴上。MISS張:”擘大眼啦”。原來是MISS張將自己的乳房放在光的嘴上,並說:”錫佢、含佢、伸條脷出來奶佢啦”。光又跟著MISS張的指示。MISS張的吟呻聲開始無關斷,她的雙手也忍不住向光的褲頭方向移動。她解開光所穿那牛仔褲的鈕和拉下了拉鍊,再將右手放進光的綿質內褲內。那硬度十足的肉棒,令MISS張更加興奮:”我想你插我。”
光:而家?
MISS張:梗係啦。你硬成咁,我都濕晒啦。
MISS張脫去自己的短褲,再拿著光的右手隔著粉紅色底褲撫摸自己的私處:”你睇下幾濕?”
光:係咪要帶套架?
MISS張:傻豬,唔駛啦。唔會有事GE。
MISS張幫光除去褲子,MISS張也脫去底褲。兩人赤裸相對。MISS張知道光沒有經驗,又見光有點緊張,就主動以女上男下的姿勢將光的陽具插入自己的陰度內。MISS張騎在光的身上,猛烈的上下搖晃。光看見MISS張在自己身上陶醉地高聲呻吟,又見到MISS張的乳房在擺動,也發出了叫牀聲。
MISS張:呀!摸我!渣我個胸!
光的雙手又回到MISS張的胸部。
MISS張:呀……呀……舒唔舒服呀?
光:舒服。
MISS張:想射就話我知呀。唔好射喺入面。
光:哦。射喺邊呀?
MISS張:你頭先唔係”目及”住我大脾咩?就射喺我大脾啦。你幻想下,啲精喺我大脾……
光:唔得啦MISS張我。
MISS張即離開光的身體,改用手撥弄光的巨棒,又將大腿放到光的陽具前。不到十秒,光就將精子發射在MISS張雪白的大腿上。MISS張大腿帶著光的精液,與躺在牀上的光來一個深情濕吻。


七、一個找雲 一個回娘家

濕吻後,MISS張去洗澡。光就赤條條躺在MISS張的牀上。激情過後,光終於有機會看看MISS張的閨房。他見到自己送給MISS張的小丸子擺設就在牀邊,十分高興。同時,他還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事。

***
天光之際,光回憶著他的處子之身如何被MISS張奪去,禁不住自瀆起來,再向昨晚MISS張用來抹身的毛巾射精。光記得,當年與MISS張第一次發生關係後,MISS張就要趕赴與男友的約會。十年後重遇兩人再上牀,主動和主場的一方都換了人,但MISS張還是在完事後去找另一個男人。不過,十年前完事後,MISS張告訴他ADD她的ICQ並叫他當晚在深夜上網等待她。十年後完事後,MISS張只給了他一個電郵地址,日後是否有機會再見也不知道。
光洗澡後就去吃早餐,準備新工作天的問始。在吃早餐的時候,他還是想著MISS張。同時他想起了雲。十年前那個晚上,雲沒有找他拿回記事簿。他亦因為只顧對著電腦等待MISS張在ICQ出現而沒有打電話給雲提醒她要拿回記事簿。翌日下課後,光向雲交待了之前一天與MISS張發生的事。那時光才知道,雲一早覺得MISS張對光的笑容很特別,就特意設計了這個局,只是沒想過MISS張竟然淫賤得那麼快就奪去光的童貞。因為MISS張在在ICQ指示光:之後在學校要像平日一樣。所以MISS張、光和雲在下課後還是經常三人行。有時光和MISS張想在假日拍拖,為免被人撞破雲也必定參與。雲為了光這朋友也沒所謂,反正她覺得三人間的相處時間也是快樂的。而MISS張和光的關係更為三人聚首之時帶來了新的話題。
後來,MISS張和光分手。光與雲分別升上不同的大學。雲在大學與一同學拍拖,畢業後很快就結婚,並有一個三歲大的兒子。因此,光和雲的聯絡少了很多,但兩人其實仍視對方為知己。再加上光和MISS張之間的地下情,在當事人以外就應只有雲一人知道,光在這時想相約雲傾談是理所當然的事。他回到公司,放下東西後便走到洗手間打電話給雲。
光:今晚得唔得閒?
雲:做乜呀?
光:想傾下計。
雲:你把聲好似好頹廢WOR。有咩事呀?
光:唉……尋晚咪舊生食飯GE……
雲:係呀。我一早話要睇住細路唔來GA LAR。
光:我知。我遇返MISS張,仲……
雲:下?仲乜野?
光:出來至詳細講啦。今晚得唔得?
雲:唉喲!今晚唔得。囝囝病左要睇住佢呀。
光:病左?尋日見你UPLOAD佢啲相上FACEBOOK仲好精神。
雲:下?係呀?但係今朝起身就病病地啦。
光:咁好啦。或者夜啲打俾妳。
雲:OK。點都好啦,總之人地結左婚GA LAR,以前傷得你唔夠咩?唔好諗咁多啦。喂我做野先,唔講住。聽我講,唔好諗佢。BYEBYE。
光:哦。BYE……
光未說BYEBYE,雲已掛線。

至於MISS張,因為是舊生晚宴的翌日,故今天是學校假期。她帶讀小一的女兒上學後,就回娘家探望已退休的父母。上車不久,她從手袋中找到了光昨晚放進去的名片。本來她將EMAIL ADDRESS交給光,是因為她想將是否再見的主動權交給光。而且即使光想見她,只要不回覆電郵就可以變相拒絕。換言之,到光真的發電郵給她,她才需要細想自己是否想搞婚外情。但現在她找到了光的名片,即是被迫提早思考這個問題了。她凝視著那名片百般迷惘:”如果我是一位忠貞的妻子,為何昨晚沒有說不?如果我是喜歡出軌的淫婦,為何我在牀上全程被動甚至不敢望著光?”
或許一切來得太突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樣。但不能否認的是,由昨晚到今晨佔據她的思想的是光。
回到娘家,MISS張跟父母打個招呼後就回到昔日的房間。打開抽屜,她找出了那小丸子擺設和其它光送給她的東西。當年結婚時,她知道這些東西不應該在與丈夫的新居出現。但同時她也不願棄掉,所以就放在這裡。
坐在牀上,面對光送給她的東西,她想起了十年前光和自己在這張床上的一次性愛。


八、沙發上的口交

自從MISS張和光第一次發生關係後,兩人每星期都會有一至兩次在MISS張家短聚。除非MISS張月事來,否則兩人必定做愛。在MISS張的調教下,個多月後光已經愈來愈主動。不過,由於光的父母對他看管較嚴,兩人還試過大被同眠過夜。

到12月底聖誕假期間,MISS張的父母外遊,她就趁機會約光到父母家過夜。不選擇在自己家,一來是因為MISS張的男友知道MISS張回父母家就不會打擾她。二來MISS張父母家住北區的村屋,兩人即使在附近到處逛,遇見熟人的機會也較低。光跟父母說和同學們到長洲宿營便獲放行。

兩人中午時份在火車站會面。吃過午餐後就到附近的街市買了一些餸菜,再乘小巴到MISS張那偏遠的家。車上,MISS張雙手繞著光的右手。他們以前只敢在MISS張家中這樣做,今次難得在有其它人可能目睹的地方也如此貼近,光和MISS張都覺得很甜蜜。不過,下車後MISS張還是不願拖著光的手,怕鄰居見到會在她父母面前閒言閒語。

進屋後,二人將餸菜放在廚房。光說口渴,MISS張就倒了一杯開水給光,並叫光在廳看電視。MISS張上廁所,出來後對光說:”我執一執間房先。”

MISS張返回睡房後就關上門。三分鐘後,MISS張由睡房出來,身上穿上的已非便服。光轉頭一看,見MISS張上身是一件綠色風褸。風褸下就是一雙雪白的長腿。MISS張坐在光身旁,將光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問:”同學仔,電視好睇定係MISS對腳好睇呀?”光知道MISS張在挑逗他,雖然下體明顯已勃起,但故作鎮定:”電視好睇”。光拿起杯子喝了少量水,再放下杯子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
MISS張見光”不領情”就坐在光的大腿上,面向光。她雙手擁著光的頸部說:”真係電視好睇啲呀?”
光:MISS同電視都有得揮WOR!
MISS張續坐在光的大腿上,轉身拿過杯子,再面向光說:”呢杯水好好飲GA咩?”
光:有個靚女斟畀我,好好飲架。
MISS張也喝了一口,再說:”係幾好飲喎。唔知如果係靚女餵你飲會唔會仲好飲?”
說罷:MISS張再喝一口,沒有吞下就吻向光的嘴。光就在MISS張的口中接過了水,並吞下。
MISS張:係咪好仲好飲呀?
光:係呀。
MISS張:咁飲多啖呀。
MISS張重施故技。但今次MISS張沒有在將水傳到光咀裡後停下來。她繼續將自己的口水放在光口中。兩人的舌頭和嘴唇相互糾纏,MISS張的口水慢慢從光的咀角流出。
差不多一分鐘後,MISS張才停止其攻勢。
MISS張:好唔好飲呀?
光:好……好飲。可唔可以飲多啲?
MISS張即時再接再勵。光也不示弱,將口水交回MISS張的口中。光和MISS張緊抱著對方,兩人的口水交錯在一起,已不可能分得清哪些口水原屬於誰。兩人的口水慢慢滴到光的上衣和長褲上。大半分鐘後,這場口水大戰始停下來。
MISS張:正唔正呀?
光:好正,好興奮呀。
MISS張:你睇下。你件衫同條褲都濕左啦。唔好著咯。
MISS張隨即幫光脫去上衣和長褲。二人繼續先前的交換口水前戲。但今次他們的口水是滴到光身上和淺藍色綿質內褲上。光拿起搖控關掉電視,整間屋只餘下他們的接吻聲。光的雙手開始不規矩,向MISS張身上那風褸的拉鍊進發。他將拉鍊拉下來後,嚇了一跳。
原本光以為風褸下是平時MISS張在家穿的T恤熱褲,但今次原來內裡而是一束性感睡衣。粉紅色的DEEP V LACE睡衣薄得已不得再薄,長度僅僅蓋過MISS張的私處。睡衣在胸部的位置為半透明,兩點若隱若現。下身沒有熱褲,只得一條粉紅色T BACK。

MISS張見光呆了一呆,不禁以一個淫笑回應。
MISS張:好唔好睇?鍾唔鍾意?
光:好好睇,好鍾意。
MISS張:呢份係我送俾同學仔你GE聖誕禮物。
光:多謝MISS。
MISS張:同學仔你有冇禮物送畀我呀?
光:呀……冇呀。
MISS張:冇呀?咁要罰GOR WOR。
光:要罰乜架?
MISS張:罰你剝光豬先啦。
MISS張脫去光的內褲,一條筆挺的陽具終見天日。MISS張跪在光面前,開始幫光口交。這是光第一次享受口交的樂趣。他俯視著MISS張的姿態。MISS張一時含著光的肉棒,時而用舌頭舔 它。MISS張有時又會仰視著光的樣子。下身享受著口交的快感,視覺上又見到MISS張那淫蕩的眼神,光開始呻吟了:’呀,呀!MISS張妳好正呀!’
MISS張聽見光的讚美後,就更加起勁!
光:我就忍唔住啦MISS張。
MISS張:唔好忍啦。
MISS張繼續投入地為光口交。
光:要射GA LAR。
光果然洩了。精液湧到MISS張的口中。MISS張吞掉光的精子,再用舌頭幫光潔淨陽具。然後,她站起來,問:’夠唔夠胆同我濕吻?’光點頭回應。MISS張就拉光起來,兩人的舌頭再一起交纏著。殘餘的精液雖然味道很腥,但被性愛沖昏頭腦的兩人卻覺得既甜蜜又亢奮。


九、睡房的口水大戰

MISS張:你啲精好好味呀。
光:唔係掛……
MISS張:真GA。好野要同同學仔分享下。
MISS張就將沾有精液的口水傳回到光的口中。就像口交前一樣,漸漸兩人的口水都在嘴唇交纏。慢慢,口水滴下來,滴到地板上。本來雙手擁著光的MISS張將右手移到光的陽具上。剛射完精的陽具變小了、變軟了。MISS張溫柔地撫摸它,它又變大了一點。
MISS張:跟我入房。我要罰你。
穿上性感睡衣的MISS張拖著赤條條的光進睡房,然後以”大”字形躺在牀上,左手撫摸自己的乳房,右手撫摸自己的私處。同時,她用帶著淫蕩的眼神望著站在牀邊的光說:”同學仔,我要罰你,你要好好服侍我。知唔知?”光點頭示意。MISS張裝作不滿意回應。
MISS張:我問你知唔知呀!答我呀!
光:知道。
MISS張:咁先係乖學生GA MA。仲仲唔快啲爬上來錫我?我要你0錫晒我成身。
光:係。
光就伏在MISS張身上。由她的額頭出發,吻到面、鼻和嘴。吻到嘴的時候,光由忍不住將大量的口水餵到MISS張口中。到光準備向下巴和頸進攻時,MISS張見到兩人嘴唇間的口水絲,興奮莫名,就命令光:”除左我件衫!我要全身都係同學你啲口水”
服從命令的光就先幫助MISS張除掉上衣,然後伸出舌頭,舔盡MISS張的頸部和胸部。然後再索性將口水啜出來,MISS張的上身盡是光的口水。
躺在牀上享受的MISS張:你好叻……呀……好舒服。唔好停……呀!唔准停呀。
MISS張雙手放在胸前,將兩點上的口水平均地塗在乳房上。然後再將手指放入自己口中,吸啜光的口水。
同時,光已進攻到MISS張的腰間。隔著那T BACK內褲,光吻MISS張的陰毛,再吻私處。MISS張的叫牀聲更大了:”呀!呀!呀!除左條褲,快啲呀!我唔要著褲呀。”
本來光還想多欣賞這內褲,但老師的命令不能違,就迅速除掉了MISS張身上的最後防線。
當光將MISS張的褲子脫下來,將它放在牀上之際,突然MISS張將右腳伸到光的面前。她用誘惑的眼神望光呆了一呆的光,說:”我要你幫我’選’腳趾”。光隨即拿著MISS張的右腳,將五隻腳趾放進口中吸啜,顯得十分陶醉,時而斜視著MISS張。
MISS張見到光竟然毫不思索就照辦,感到既意外又開心。她凝視著光啜腳趾的神態,雙手就搓揉自己的乳房。光再主動改啜MISS張的左腳,引得MISS張又一輪高聲呻吟。
MISS張:呀!好正!頭先我話要成身口水,而家我對腳夠唔夠多呀?
光:好似未夠。
說罷,光就開始吐口水到MISS張的腳趾和腳背。看著光的口水自腳滴到牀上,MISS張忍不住了:”呀!好痕呀,好痕。口交……我要口交!”
光即時放下MISS張的左腳,嘴巴向MISS張的陰道進發。光的舌頭在陰道外圍打轉,已令MISS張慾仙慾死:”好舒服。叻仔!你夠硬未呀?夠硬就插入來啦。”
光就將陽具放入MISS張的陰道中。光始終還是新手,進入的過程不是太順利。但一進入後,他的抽插動作已經好像十分純熟。
光:呀!舒唔舒服呀MISS?
MISS張:好……好舒服。唔好停。呀!我啲淫水好唔好味?
光:好味。好好味。
MISS張:咁同我分享下啦。
光一邊抽插,一邊將嘴唇放在MISS張的唇上。兩人的口水又再交織在一起。兩人的下巴基本上已被口水淹滿。上身有口水的刺激,下身有陰莖的刺激。MISS張很快就到達高潮,她”肉緊”地抱實光叫:”我來啦。到左啦。唔好停呀。呀……呀!高潮呀!”兩分鐘左右後……
MISS張:我想上來呀。
兩人交換上下體位,MISS張騎著光,奮力地上下抽插。
MISS張:我愛你呀。
光:我都好愛妳呀MISS。
MISS張:我成身都係你啲口水啦。我好鍾意。
光:我都想要呀。
MISS張聽罷就將口水吐到光身上。先是胸部,再是肚部。MISS張再用手將口水塗滿在光的上身。
光:呀!呀!好正!
MISS張:滿唔滿意呀?
光:好滿意。就來要射LA。
MISS張:射去我對乳房到呀。
MISS張離開光的身體,躺在牀上,頭就倚著牀頭架。光將陽具放在MISS張的乳房上。雖然MISS張的乳房不是大到能夾著光的陽具,但光看著自己的陽具放在女神的胸部,再加上MISS張愛撫像小光,光已接近爆發的邊緣了。
MISS張再火上加油,將口水吐到光的陽具上。光忍無可忍,將精子射到MISS張的乳房上。


十、賢妻良母 雲的勸告

看著溫暖的精子射在自己的胸部,MISS張又忍不住淫笑了。她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沾過精液,邊望著光邊將手指放到自己口中:”呀!好味!”她輕吻了光的嘴,就到洗手間洗澡。
MISS張洗過澡後,就著光洗澡。光從廁所走出來,見MISS張已穿回剛才那套性感睡衣在牀上睡著了。短時間內兩度射精的光也很累。他穿起帶來的睡衣,躺在牀上擁著MISS張的背部準備睡覺。他吻了MISS張的面頰一下,MISS張就轉身主動擁抱他:”多謝你送咁好GE禮物畀我。我真係好舒服。”聽到MISS張的讚美,光面紅地笑了。
MISS張:你面紅個樣真係好得意。
光:頭先做緊時我冇面紅AR MA?
MISS張:我冇留意WOR。淨係見到你好投入同好淫LOR。你覺得正唔正呀?
光:好正。
MISS張:真係好犀利。我從來未試過咁舒服架。
光:從來?
MISS張:係呀。真係從來AR。
光:唔信。
MISS張:真GA。你知唔知睇住你啲口水流喺我身上面,真係好興奮。
光:第二個用同一招你會更興奮啦。
MISS張:呢一招冇其他人用。得你用。
光:下?
MISS張:係AR。第一次玩呢招GA我都係。
這時,MISS張的電話響起。原本略帶微笑的光收起笑容。MISS張沒有接聽,只是繼續在牀上緊抱著光,再由得電話鈴聲自己停止。
光:你聽晚同佢試呢招的話,我估會更舒服……
MISS張:唔好講佢LA。呢兩日係我地二人世界GA。
光沒有回應,轉身用背部對著MISS張。MISS張見狀就從後抱著他。
MISS張:唔好咁LA。呢兩日係屬於我地GE。
光還是保持沉默。
MISS張:我應承你,呢招永遠只得你同我一齊先會玩。無論點都好,你永遠係令我最舒服嗰個。
光:哦……
這段對話就此結束。兩人睡著了。那天晚上、半夜和翌日早上,他們在每個時段都做一次愛。每一次都是口水四濺。自那次約會起,這一招是他們做愛時必玩的招式。而MISS張十年來也守了那個承諾,從來沒有要求丈夫來口水大戰。

***
MISS張想起前一晚。雖然她是在不大情願下和光發生了關係。但當光吐口水到自己身上時,她還是忍不住露出了自己興奮的感覺。想到這裡,她覺得下面也濕了。她很想和光再幹一次,轟轟烈烈地幹一次。她拿起手袋,準備找出光的名片。但這時,母親叫她吃飯的聲音暫打消了MISS張的淫念。
跟父母吃過午飯再看了一會電視後,MISS張離開娘家,回市區準備接女兒放學。一向接送女兒的都是女兒的爺爺或嫲嫲,今天MISS張有機會自己接送,其實是挺高興的。由上車開始,MISS張的心已被女兒佔據,光的事暫時被拋諸腦後。她提醒自己已是一位母親,凡事要以女兒為先。接過女兒後,她整天都待在女兒身邊。直到女兒睡了,她開電腦上網時打開電子郵箱,見到一封發自光的電郵,她即有點兒不知所措。她按下電郵,正準備細看內文,卻發現內文是一片空白。這時,丈夫剛好走進房間。她立刻關掉瀏覽器然後關機。MISS張的丈夫擁著她準備挑逗她,MISS張卻說:”今日返左阿媽度再返來好攰LA,畀我抖一抖呀。”MISS張的丈夫就沒有再要求。兩人睡在牀上,MISS張提醒自己:”做左十年賢妻、六年良母,唔可以半途而廢”。她相信,明天回到學校工作,定會令她不再記起和光的事。

同一時間,光獨個兒在尖沙咀一所酒吧喝啤酒。他的智能手機就在桌上。他時刻都盯著它,希望能收到MISS張的電郵或者是電話。突然,電話響起,來電的卻是雲。光帶點失望接聽。
光:呀雲?
雲:光仔你點?
光:咩點?
雲:我擔心你呀。你冇再搵MISS張AR MA?
光:SEND左個EMAIL俾佢。佢冇覆。
雲:下?你唔係掛……叫左你唔好!
光:食晏時太悶忍唔住AR MA。
雲:你唔好搵呢啲野玩啦,人地有老公GA LAR。
光:其實我唔多明。當年佢都有男朋友,我同佢喺埋一齊某程度上係妳撮合GOR WOR。而家做乜因為佢結左婚就咁反對?
雲:咁你當我當年做錯啦。總之你冇理由去拆散人地個家庭JE。
光:我冇打算做啲咁GE野AR。
雲:咁你就唔好SEND EMAIL俾人啦。
光:放心WOR。我唔係寫乜野情書,就算佢老公CHECK佢EMAIL都應該睇唔出啲乜野。
雲:唉……呢個唔係最重要。總之你唔好搵佢。佢唔值得你咁做。當年佢唔要你,你有幾傷心你記唔記得?
光:記得。
雲:咪係LOR。咁你仲樁個頭埋去?
光:我唔知。佢傷我個心,但我都掛住佢。妳知GA。咁多年來我最鍾意係邊個,雲姐妳好清楚。
雲:但佢唔值得你咁對佢AR。
光:佢如果肯搵我、見我,乜都值得。
雲:佢覆你見你再同你上牀都唔值AR。佢有老公,個心唔喺你度。佢搵你都唔代表佢愛你GA。
光:佢唔愛我我都可以愛佢GA。總之我想佢喺我身邊。
雲:下?你係咪傻左呀?如果佢當年真係愛你,個結局就唔會咁LA。何況十年後佢已為人妻?
光:做乜事無啦啦話佢當年唔愛我WOR?何況個結局講真大家都預左。
雲:你知預左就好LA。呢個係個氹,你踩返落去又只會傷多一次。總之我講GE野都係為你好。唔想你第時唔開心AR。
光:唔好勸我啦雲。我都控制唔到自己。你個囝囝冇乜野MA?
雲:咩?咩冇乜野?
光:你今朝話佢唔舒服AR MA。
雲:呀,係呀。今晚好返好多LA。有心。
光:咁就好。
雲:我要訓啦,聽下我話,放低佢啦。
光:盡量啦,BYE BYE。
雲:BYE BYE。
收線後,光就回家。無論在回家的路上還是在家中,光都在細想與MISS張的往事。但回憶又會被剛才雲的話打斷。這個遊戲,他永遠不會是贏家。但他真的很想玩一次。他同時知道,再玩一次的話,他會再一次很受傷。

0%
Rates : 0

3048 Views

2015-08-15



Adult Wordpress Themes
Sexy Naked BlogsMy Ping in TotalPing.com